Totally Giving Up

那英12 ก.พ. 2019 9 เพลง
เกี่ยวกับ Totally Giving Up
几年前,当那英加入福茂唱片公司推出《为你朝思暮想》和《白天不懂夜的黑》遭遇市场败绩之后,国内不少幸灾乐祸的乐评人以为又找到了一个南橘北枳的活标本,不约而同地得出了“那英玩完了”的结论。但是《征服》的巨大成功却令他们目瞪口呆,那英通过这一惊险的突围证实自己是可以胜任哀怨的痴情 女子这一角色定位的,而《干脆》则是这一定位的九九延续篇。

依然是由以袁惟仁和小柯为首的幕后班底操刀制作,一望而知唱片公司希望沿着上张专辑的成功之路再创辉煌,而飞鸟凉的参与制作则多少显示了该专辑的国际化野心。

专辑中最抢耳的歌曲当属飞鸟凉作曲的“相见不如怀念”和袁惟仁作曲的“ 梦一场”。前者用跳跃MIDI节奏营造出一片故作轻松的氛围,爱到尽头覆水难收,优美的旋律下面隐藏着无尽的叹息和难言的悲哀;后者与“征服”如出一 辙,袁惟仁那招牌式的凄清木吉他轻轻带出了一股竭力压抑却挥之不去的自怜情绪,在“征服”中表现差强人意的那英终于在感情和技巧中找到了平衡点,演绎上把握得恰到好处。其余的作品也不乏可圈可点之作,“等待”用R&B的编曲 消解了小柯作品中固有的爵士情结,竟意外地呈现出一种妩媚的迷人风情;“毒 药”那爵士风味十足的编配也颇见心思。但高晓松词曲的“想念”就让人扼腕叹息,诡异的电子音效和躁动的电吉他给这首本应精彩的民谣作品披上了一层不伦不类的时尚外衣,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某些中国优秀古典诗词的蹩脚英译本,这实 在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上张专辑打着“征服”的旗号却讲述了一个悲切的被征服的故事,这张专辑也依样画葫芦地挂着羊头卖了一回狗肉,十首歌讲述了十个与“干脆”两字无关 的哀怨缠绵的爱情故事。世纪末盛行的种种或迷乱或张狂或颓废的心态在那英的专辑里踪影全无,那英悠然自得地充当着台湾式小女人的代言人。在被一群新新人类的种种不知所谓的舞曲节奏弄得晕头转向之后,静下心在那英干净的歌声和优美的旋律之中慢慢回味,倒也不失为一种享受。但是这种“过时”的传统式的 痴情心态在这个崇尚新潮的快餐时代究竟能持续多久?也许答案就在下一张专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