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登入

Alfred Cortot

法國鋼琴家,指揮家。1877年生於瑞士日內瓦附近的尼溫。其父是法國後裔,母親是瑞士人,都是造詣不凡的鋼琴家。幼年,他學習鋼琴的進度之快令氣父母難抑欣喜之情。但9歲時他來到巴黎,卻未能通過巴黎音樂學院的入學考試,便在埃米爾·德孔布(E.Decombes)的少年鋼琴班上旁聽。一年後才正式入學,不久即獲得“具有特殊才能”的評價。1896年,科爾託終於脫穎而出,連獲學院鋼琴比賽一等獎、“唯一優等生獎”兩項桂冠。 畢業後,科爾託一頭闖入了斑斕奇麗的歐洲音樂世界,期望能以一位音樂家(而不僅僅是鋼琴演奏家)的身份來獲得某種發言權。同時他醉心與當時頗爲盛行的瓦格納音樂,這便燃起了他對指揮藝術的嚮往。1898-1901年,他以助理指揮的身份,先後結合搜福利克斯·莫特爾和漢斯·李希特的指導,潛心研究瓦格納的作品。他回到巴黎後他創辦了歌劇節協會,不遺餘力地向法國聽衆介紹瓦格納的作品,並在巴黎水塔劇院上演了《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及《諸神的黃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02年,25歲的科爾託結識了克洛蒂爾德·布雷爾(她曾是羅曼·羅蘭的第一位妻子),經過閃電戀愛結了婚。同年,他組建巴黎音樂演奏社團,以音樂會形式演出了瓦格納的《帕西法爾》、貝多芬的《莊嚴彌撒》和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四年後,他出任里爾市的大衆音樂會和社會羣島音樂聯盟的指揮,成爲法國音樂界公認的指揮家。 1905年,在指揮台上過足了癮的科爾託重新將主業鎖定在鋼琴演奏上,他同小提琴家蒂博、大提琴家卡薩爾斯組成“卡薩爾斯三重奏”,一出世便風靡歐洲,被稱爲20世紀上半葉獨一無二的“黃金三重奏”。1919年,他與馬熱奧創辦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校,培養了一大批類似哈斯基爾、裏帕蒂、弗朗索瓦等優秀學生。 科爾託演奏肖邦作品享有盛譽,雖是以性格和智慧取勝,而不是以準確見長。他的演奏追求高貴的氣質、抒情性與迷人的音色的結合,他演奏的舒曼與肖邦的作品,突出了其亮麗和細膩,強調了他們豐富的表情。曾編注許多鋼琴作品,講述鋼琴技巧和表現頗多卓見。 二戰期間,科爾託曾與納粹當局合作,出任傀儡政權職務,並繼續舉行演奏會,卡薩爾斯因此與他決裂。1944年,科爾託被盟軍逮捕,釋放後被法國人視爲“法奸”和不受歡迎的音樂家。1946年後,他雖然仍繼續演奏,但抹不去的歷史污點,無疑使他心理上淤積着巨大陰影;記憶力明顯衰退,演奏中的錯音、漏音比比皆是,直到1958年,他徹底從鋼琴舞臺消聲匿蹟,四年後謝世於瑞士洛桑。

查閱更多
歌曲
有關Alfred Cortot
    法國鋼琴家,指揮家。1877年生於瑞士日內瓦附近的尼溫。其父是法國後裔,母親是瑞士人,都是造詣不凡的鋼琴家。幼年,他學習鋼琴的進度之快令氣父母難抑欣喜之情。但9歲時他來到巴黎,卻未能通過巴黎音樂學院的入學考試,便在埃米爾·德孔布(E.Decombes)的少年鋼琴班上旁聽。一年後才正式入學,不久即獲得“具有特殊才能”的評價。1896年,科爾託終於脫穎而出,連獲學院鋼琴比賽一等獎、“唯一優等生獎”兩項桂冠。

    畢業後,科爾託一頭闖入了斑斕奇麗的歐洲音樂世界,期望能以一位音樂家(而不僅僅是鋼琴演奏家)的身份來獲得某種發言權。同時他醉心與當時頗爲盛行的瓦格納音樂,這便燃起了他對指揮藝術的嚮往。1898-1901年,他以助理指揮的身份,先後結合搜福利克斯·莫特爾和漢斯·李希特的指導,潛心研究瓦格納的作品。他回到巴黎後他創辦了歌劇節協會,不遺餘力地向法國聽衆介紹瓦格納的作品,並在巴黎水塔劇院上演了《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及《諸神的黃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02年,25歲的科爾託結識了克洛蒂爾德·布雷爾(她曾是羅曼·羅蘭的第一位妻子),經過閃電戀愛結了婚。同年,他組建巴黎音樂演奏社團,以音樂會形式演出了瓦格納的《帕西法爾》、貝多芬的《莊嚴彌撒》和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四年後,他出任里爾市的大衆音樂會和社會羣島音樂聯盟的指揮,成爲法國音樂界公認的指揮家。
    1905年,在指揮台上過足了癮的科爾託重新將主業鎖定在鋼琴演奏上,他同小提琴家蒂博、大提琴家卡薩爾斯組成“卡薩爾斯三重奏”,一出世便風靡歐洲,被稱爲20世紀上半葉獨一無二的“黃金三重奏”。1919年,他與馬熱奧創辦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校,培養了一大批類似哈斯基爾、裏帕蒂、弗朗索瓦等優秀學生。
    科爾託演奏肖邦作品享有盛譽,雖是以性格和智慧取勝,而不是以準確見長。他的演奏追求高貴的氣質、抒情性與迷人的音色的結合,他演奏的舒曼與肖邦的作品,突出了其亮麗和細膩,強調了他們豐富的表情。曾編注許多鋼琴作品,講述鋼琴技巧和表現頗多卓見。
    二戰期間,科爾託曾與納粹當局合作,出任傀儡政權職務,並繼續舉行演奏會,卡薩爾斯因此與他決裂。1944年,科爾託被盟軍逮捕,釋放後被法國人視爲“法奸”和不受歡迎的音樂家。1946年後,他雖然仍繼續演奏,但抹不去的歷史污點,無疑使他心理上淤積着巨大陰影;記憶力明顯衰退,演奏中的錯音、漏音比比皆是,直到1958年,他徹底從鋼琴舞臺消聲匿蹟,四年後謝世於瑞士洛桑。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