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D Soundsystem

56 粉絲

LCD Soundsystem說是一支樂隊,其實和個人沒什麼區別,但它又不是那種特別純粹的個人樂隊。在音樂創作上,只有James Murphys一個人參與,而到現場演出時,則由一支Full Band形式出現。   其實James Murphys這個名字對於許多關心Disco-Punk運動的人來說,恐怕是再熟悉不過了,他的身份不僅僅是著名組合The DFA的成員和DFA廠牌的老闆之一,還曾作爲Radio4和The Rapture製作人成爲2002年Disco-Punk的圈兒裏最受尊崇的紅人。也是在2002年,由他的個人作品正式以LCD Soundsystem的名義發表。首先帶來的是一張名爲Losing My Edge的單曲唱片,在這首歌當中,James Murphys沒有用歌詞延續這種將朋克的叛逆與電子舞曲節奏相結合的音樂在最初時擁有的政治色彩,而是用嚎叫或者咆哮的方式朗誦了自己音樂上受到的諸如Krautrock先鋒Can、紐約Punk-Funk樂隊Liquid Liquid等樂團的影響,並將其駕馭在了迷人且倔強的Bassline上。也許你不能從這種形式的歌詞中體會到一丁點兒可以用感性去解釋的東西,但其流露出來的荒誕,卻能讓你微微一笑。

查閱更多
歌曲
Electric Lady Sessions2019年2月8日
some remixes2018年8月10日
american dream2017年10月6日
american dream2017年9月1日
pulse (v.1)2017年8月31日
有關LCD Soundsystem
LCD Soundsystem說是一支樂隊,其實和個人沒什麼區別,但它又不是那種特別純粹的個人樂隊。在音樂創作上,只有James Murphys一個人參與,而到現場演出時,則由一支Full Band形式出現。
  其實James Murphys這個名字對於許多關心Disco-Punk運動的人來說,恐怕是再熟悉不過了,他的身份不僅僅是著名組合The DFA的成員和DFA廠牌的老闆之一,還曾作爲Radio4和The Rapture製作人成爲2002年Disco-Punk的圈兒裏最受尊崇的紅人。也是在2002年,由他的個人作品正式以LCD Soundsystem的名義發表。首先帶來的是一張名爲Losing My Edge的單曲唱片,在這首歌當中,James Murphys沒有用歌詞延續這種將朋克的叛逆與電子舞曲節奏相結合的音樂在最初時擁有的政治色彩,而是用嚎叫或者咆哮的方式朗誦了自己音樂上受到的諸如Krautrock先鋒Can、紐約Punk-Funk樂隊Liquid Liquid等樂團的影響,並將其駕馭在了迷人且倔強的Bassline上。也許你不能從這種形式的歌詞中體會到一丁點兒可以用感性去解釋的東西,但其流露出來的荒誕,卻能讓你微微一笑。
你可能也喜歡
cover
00:0000:00
播放列表

未有加入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