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登入

David Lanz

42 粉絲

David Lanz一向以富有感情的鋼琴獨奏而出名,他的名聲在他的專輯Cristofori's Dream榮登1988年新世紀音樂榜首後變得更加出名。多年來,他和許多合唱團和管絃樂合作演出了許多經典曲目,但是他的音樂總是圍繞着甜美,浪漫而展開的華麗曲目。但是The Good Life可能是個例外,Lanz自己對這首曲子做的註解是“外向,輕快,輕鬆的”。出於突破自己的目的,Lanz藉助輕快的旋律和曲調來平滑Jazz固有的節奏,營造出輕鬆的氣氛,就如在遊輪上的休閒生活,或者像在商場裏面悠閒購物,漫不經心尋找打折商品那樣。一些Jazz的好手也參加了製作,例如薩克斯演奏家Eric Marienthal,鍵盤手Jeff Lorber和Gregg Karukas,後者同時還參與了大碟的製作。他們的參與給The Good Life披上了一層炫目的光彩。但是它缺乏對靈魂的實質的領會,更別說Jimmy Buffett那種歡樂時光的靈魂了。The Good Life完全沒有生氣--John Diliberto

查閱更多

歌曲

有關David Lanz

David Lanz一向以富有感情的鋼琴獨奏而出名,他的名聲在他的專輯Cristofori's Dream榮登1988年新世紀音樂榜首後變得更加出名。多年來,他和許多合唱團和管絃樂合作演出了許多經典曲目,但是他的音樂總是圍繞着甜美,浪漫而展開的華麗曲目。但是The Good Life可能是個例外,Lanz自己對這首曲子做的註解是“外向,輕快,輕鬆的”。出於突破自己的目的,Lanz藉助輕快的旋律和曲調來平滑Jazz固有的節奏,營造出輕鬆的氣氛,就如在遊輪上的休閒生活,或者像在商場裏面悠閒購物,漫不經心尋找打折商品那樣。一些Jazz的好手也參加了製作,例如薩克斯演奏家Eric Marienthal,鍵盤手Jeff Lorber和Gregg Karukas,後者同時還參與了大碟的製作。他們的參與給The Good Life披上了一層炫目的光彩。但是它缺乏對靈魂的實質的領會,更別說Jimmy Buffett那種歡樂時光的靈魂了。The Good Life完全沒有生氣--John Diliberto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