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登入

Pierre Boulez

45 粉絲

皮埃爾?佈列茲(Pierre Boulez)的世紀錄音雖然是歷史上的一次創新,甚至是一座里程碑,但我本人因爲太過受老德國樂派的審美影響,還是不能接受那種清亮、明晰、溫文爾雅的樂隊。更別說其中令人非常失望的齊格蒙德、布倫希爾德以及齊格弗裏德。大都會MET和James Levine的舞臺設計和是目前我們唯一能夠接觸的忠實於瓦格納自己想法的。但是歌手的表現並不是盡善盡美,特別是齊格弗裏德。Jerusalem的表現令人大跌胃口。BEHERENS在《齊格弗裏德》和《衆神的黃昏》的結束段都顯得精疲力盡。大都會的樂隊之好令人佩服,但是在James Levine的理念下,他們太過於注重戲劇表面的衝突和一些場景的誇張渲染,使整體氣氛感覺是一出好萊塢電影,乏味的情節和對白,穿插着幾場令人大呼過癮的場景。

查閱更多

歌曲

有關Pierre Boulez

皮埃爾?佈列茲(Pierre Boulez)的世紀錄音雖然是歷史上的一次創新,甚至是一座里程碑,但我本人因爲太過受老德國樂派的審美影響,還是不能接受那種清亮、明晰、溫文爾雅的樂隊。更別說其中令人非常失望的齊格蒙德、布倫希爾德以及齊格弗裏德。大都會MET和James Levine的舞臺設計和是目前我們唯一能夠接觸的忠實於瓦格納自己想法的。但是歌手的表現並不是盡善盡美,特別是齊格弗裏德。Jerusalem的表現令人大跌胃口。BEHERENS在《齊格弗裏德》和《衆神的黃昏》的結束段都顯得精疲力盡。大都會的樂隊之好令人佩服,但是在James Levine的理念下,他們太過於注重戲劇表面的衝突和一些場景的誇張渲染,使整體氣氛感覺是一出好萊塢電影,乏味的情節和對白,穿插着幾場令人大呼過癮的場景。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