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 & Wine

658 粉絲

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是美國最南部的大都市。上個世紀晚期,加勒比海流域大批移民涌入,城市老齡化問題日益嚴重,經濟飛速發展的春天中止,這裏似乎與欣欣向榮的南部其他地區割斷了聯繫。在這樣的城市裏出現身患都市懷鄉病的Iron and Wine,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Iron and Wine其實是Samuel Beam一個人的樂隊,或者說,只不過是他的藝名。這個大器晚成的男人成名之前是一名電影老師,在佛羅里達州立大學任教。1999年Beam有了一臺四軌機,於是躲在臥室裏搗鼓一些lo-fi小玩意兒成了他的一大愛好。 假如沒有Sup Pop公司一次偶然的聆聽,Iron and Wine也許至今仍在他的臥室裏自娛自樂。作爲專業的樂迷,Sup Pop的高層人士徹底被徵服了,出於職業的敏銳,他們立刻明白這也是大衆尋找已久的聲音。經過幾個月苦口婆心的勸說,Beam終於將自己積攢的,足夠兩張專輯長度的作品寄給了Sop Pop。公司最初的想法是將小樣按原樣做成兩張CD發行,仍舊是出於職業的敏銳,他們意識到這樣做似乎對樂迷太過慷慨。在Beam的協助下,十二首感覺互相契合的曲目被精心挑選出來,於是有了Iron and Wine 02年的處女作“The Creek Drank the Cradle”。

查閱更多

歌曲

專輯 | 單曲

Years to Burn2019年6月14日
Passing Afternoon (Demo)2019年1月29日
Weed Garden2018年8月31日
Beast Epic2017年8月25日
Time After Time2016年10月28日
有關Iron & Wine
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是美國最南部的大都市。上個世紀晚期,加勒比海流域大批移民涌入,城市老齡化問題日益嚴重,經濟飛速發展的春天中止,這裏似乎與欣欣向榮的南部其他地區割斷了聯繫。在這樣的城市裏出現身患都市懷鄉病的Iron and Wine,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Iron and Wine其實是Samuel Beam一個人的樂隊,或者說,只不過是他的藝名。這個大器晚成的男人成名之前是一名電影老師,在佛羅里達州立大學任教。1999年Beam有了一臺四軌機,於是躲在臥室裏搗鼓一些lo-fi小玩意兒成了他的一大愛好。
    假如沒有Sup Pop公司一次偶然的聆聽,Iron and Wine也許至今仍在他的臥室裏自娛自樂。作爲專業的樂迷,Sup Pop的高層人士徹底被徵服了,出於職業的敏銳,他們立刻明白這也是大衆尋找已久的聲音。經過幾個月苦口婆心的勸說,Beam終於將自己積攢的,足夠兩張專輯長度的作品寄給了Sop Pop。公司最初的想法是將小樣按原樣做成兩張CD發行,仍舊是出於職業的敏銳,他們意識到這樣做似乎對樂迷太過慷慨。在Beam的協助下,十二首感覺互相契合的曲目被精心挑選出來,於是有了Iron and Wine 02年的處女作“The Creek Drank the Cradle”。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