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Flames

In Flames

1.8k 粉絲

1990年的瑞典死亡金屬在世人眼中還只限於entombed,不過那里正醞釀着一場新的運動,許多樂隊都正在形成之中,他們將把瑞典變成世界上最大的死亡金屬基地。 那時吉他手jesper stromblad準備離開原來所在的ceremonial oath樂隊,出於不同的音樂方向,他與樂隊的另兩位成員anders friden和anders iwers(同時在tiamat樂隊中)進行了簡單的分手儀式。然後他和johan larsson以及glenn ljungstrom一道組建了in flames樂隊。 他們很快錄製了一盤三首歌的小樣,並將它寄給wrong again唱片公司的老闆,以期得到賞識。幸運的是,公司老闆很欣賞他們的東西,並在電話中給樂隊一份定單。當他們面對面商談的時候,老闆問他們除了這三首歌外是否還有更多的作品,他們撒了個謊:是的,我們有14首歌。於是第二天三個人聚在一起寫出了專輯lunar strain(月之歌),並在不久之後得以發表。這是一張相當不錯的死亡金屬專輯,雖然還沒有那麼多的旋律成分,但畢竟還是取得了巨大的突破。 不久後樂隊又發行了細碟subterranean(地下),雖然名字叫“地下”,但它實際上正是把in flames推到地上的一張專輯。因爲德國公司nuclear blast相中了他們,從1994年直到今天,in flames一直呆在這個公司。 從剛組建樂隊初期,他們就沒有什麼固定的陣容,總是在錄製專輯或者進行演出是時候現找樂手合作,mikael stanne和anders jivarp(dark tranqullity樂隊),anders iwers(tiamat樂隊),henke forss(dawn樂隊)和daniel erlandsson(eucharist和arch enemy樂隊)都曾加入過in flames。不過在樂隊與nuclear blast簽約後,他們覺得應該有一個更好的發展計劃,於是他們找來了主唱anders friden和鼓手bjorn gelotte,就這樣把樂隊的陣容固定了下來。 1995年,in flames 在nuclear blast的第一張專輯the jester race(小丑)一炮打響,在世界範圍內取得了相當可觀的成績,尤其在歐洲和日本。這張成熟的專輯向人們展示了瑞典“哥德堡之聲”這一旋律死亡金屬陣地不同凡響的聲音,清晰的吉他綫路,憤怒暴烈的主唱和優美的旋律將死亡金屬這一極端音樂推向了一種非常易於欣賞的層面。連同同樣來自瑞典的dark tranqullity,at the gates,edge of sanity等樂隊,in flames創造了某種商業上的奇蹟,這些樂隊一時間成爲世界上最暢銷的死亡金屬樂隊。The jester race至今仍被視爲“哥德堡之聲”的經典專輯。 接下來,樂隊和samael,grip inc以及kreator一道進行了大型巡演,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意義重大的。除了進一步擴大樂隊影響之外,這次巡演也帶來了一些負面作用,johan和 glenn決定離開in flames。不過他們做得夠朋友,因爲直到1997年春天把新專輯whoracle錄製完成後,他們才正式宣佈這一決定。 whoracle 繼續了the jester race的風格,在商業上也同樣成功。In flames把旋律和力量融合的水平有增無減,這張專輯顯得更加圓滑和熟練。不過這時歌迷對melodic death的新鮮感已經有所減弱,再加上at the gates的解散,dan swano退出edge of sanity,“哥德堡之聲”已經勢弱力微,伴隨着挪威黑金屬的盛行,in flames已經很難在大範圍內引起人們的注意了。不過在日本,他們依然受到了英雄式的歡迎。

查閱更多
In Flames的專輯Clayman
Clayman2020年8月28日
In Flames的專輯Clayman 2020
Clayman 20202020年7月24日
In Flames的專輯Clayman
Clayman2020年6月5日
In Flames的專輯I, the Mask
I, the Mask2019年3月1日
有關In Flames
1990年的瑞典死亡金屬在世人眼中還只限於entombed,不過那里正醞釀着一場新的運動,許多樂隊都正在形成之中,他們將把瑞典變成世界上最大的死亡金屬基地。

那時吉他手jesper stromblad準備離開原來所在的ceremonial oath樂隊,出於不同的音樂方向,他與樂隊的另兩位成員anders friden和anders iwers(同時在tiamat樂隊中)進行了簡單的分手儀式。然後他和johan larsson以及glenn ljungstrom一道組建了in flames樂隊。

他們很快錄製了一盤三首歌的小樣,並將它寄給wrong again唱片公司的老闆,以期得到賞識。幸運的是,公司老闆很欣賞他們的東西,並在電話中給樂隊一份定單。當他們面對面商談的時候,老闆問他們除了這三首歌外是否還有更多的作品,他們撒了個謊:是的,我們有14首歌。於是第二天三個人聚在一起寫出了專輯lunar strain(月之歌),並在不久之後得以發表。這是一張相當不錯的死亡金屬專輯,雖然還沒有那麼多的旋律成分,但畢竟還是取得了巨大的突破。

不久後樂隊又發行了細碟subterranean(地下),雖然名字叫“地下”,但它實際上正是把in flames推到地上的一張專輯。因爲德國公司nuclear blast相中了他們,從1994年直到今天,in flames一直呆在這個公司。

從剛組建樂隊初期,他們就沒有什麼固定的陣容,總是在錄製專輯或者進行演出是時候現找樂手合作,mikael stanne和anders jivarp(dark tranqullity樂隊),anders iwers(tiamat樂隊),henke forss(dawn樂隊)和daniel erlandsson(eucharist和arch enemy樂隊)都曾加入過in flames。不過在樂隊與nuclear blast簽約後,他們覺得應該有一個更好的發展計劃,於是他們找來了主唱anders friden和鼓手bjorn gelotte,就這樣把樂隊的陣容固定了下來。

1995年,in flames 在nuclear blast的第一張專輯the jester race(小丑)一炮打響,在世界範圍內取得了相當可觀的成績,尤其在歐洲和日本。這張成熟的專輯向人們展示了瑞典“哥德堡之聲”這一旋律死亡金屬陣地不同凡響的聲音,清晰的吉他綫路,憤怒暴烈的主唱和優美的旋律將死亡金屬這一極端音樂推向了一種非常易於欣賞的層面。連同同樣來自瑞典的dark tranqullity,at the gates,edge of sanity等樂隊,in flames創造了某種商業上的奇蹟,這些樂隊一時間成爲世界上最暢銷的死亡金屬樂隊。The jester race至今仍被視爲“哥德堡之聲”的經典專輯。

接下來,樂隊和samael,grip inc以及kreator一道進行了大型巡演,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意義重大的。除了進一步擴大樂隊影響之外,這次巡演也帶來了一些負面作用,johan和 glenn決定離開in flames。不過他們做得夠朋友,因爲直到1997年春天把新專輯whoracle錄製完成後,他們才正式宣佈這一決定。

whoracle 繼續了the jester race的風格,在商業上也同樣成功。In flames把旋律和力量融合的水平有增無減,這張專輯顯得更加圓滑和熟練。不過這時歌迷對melodic death的新鮮感已經有所減弱,再加上at the gates的解散,dan swano退出edge of sanity,“哥德堡之聲”已經勢弱力微,伴隨着挪威黑金屬的盛行,in flames已經很難在大範圍內引起人們的注意了。不過在日本,他們依然受到了英雄式的歡迎。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