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h Jones 回歸Jazz根源專訪

Norah Jones 回歸Jazz根源專訪

Norah Jones 回歸Jazz根源專訪

Q:Questions

N:Norah Jones

Q:在開始創作這張專輯之前,你有想定一個方向,還是跟隨自己的感覺去造呢?

N:在我參與了Blue Note的75周年音樂會後,看到這麼多出色的樂手,有一種團結的感覺,再次跟我的過去聯繫。我真的用心想過,想再次和鼓手Brian Blade合作,我們在《Come Away With Me》時已合作過。我在造一些像我們在音樂會中所玩的歌,那是一個起點,而我想玩原創音樂,也想要一些新聲音,然後我們就開始嘗試。

Q:自《Come Away With Me》後再度跟Brian Blade合作,會特別感受你和他之間的改變嗎?

N :Brian一直是我的偶像,他一向是這樣厲害,我也不清楚他有沒有改變,但我肯定自己變了,能跟他再度合作實在榮幸。從前的我還是這麼年輕,現在我比前有更多的自信。

Q:有些人會在首張唱片時,把什麼都放進去,非常興奮,但到之後都會變得公式化,對你而言,你是一直求變的嗎?

N:對,在每張專輯我也嘗試令之有所不同,不會有一條程方程式去做,要學懂離開自己的comfort zone。

Q:新專輯更著重鋼琴和jazz的路向,這是刻意去找回《Come Away With Me》的感覺嗎?

N:不是。我有了孩子有時深夜餵奶時,有意念便錄起來,然後在廚房中有鋼琴,所以我多以鋼琴創作,所以當我開始正式寫歌時,也傾向用鋼琴多一點。雖然我本身會彈結他和打鼓,但這次就是以鋼琴為主。

Q:你需要在特定的環境下創作嗎?

N:不用,靈感到我就寫下,那是創作美麗之處,有時也令人心煩沒有靈感,我曾試過去旅行,又或坐下來釣魚嘗試得到靈感,但也沒用。

Q:舊的音樂比新得更能啟發你對嗎?

N:對,而且一直都是,我想是從前的音樂比較好吧,不是嗎?哈哈。當然也是因為從前的很多都是現場錄,沒有多加修飾,當中的能量是不一樣的。

Q:有什麼音樂人的唱片對你jazz方面的影響較深?

N:很多不同的,如Miles Davis的《In A Silent Way》跟Blossom Dearie和Shirley Horn的已經很不同,我從不同的歌曲中找到我想做的,由organ trio到六十年代的soul jazz等。

Q:現在的人都喜歡聽黑膠唱片,你也是喜好者嗎?

N:對,我有一堆很好的黑膠珍藏,雖然有時聽數分鐘又要轉另一面,但聲音是不同的。我自己的唱片也有出黑膠版本,那跟CD不同,我喜歡有齊兩個版本。

Q:這次有些歌曲你找來了你的長期好友Sarah Oda來寫歌詞,合作形式是怎樣的?你會先告訴她你的意念嗎?

N:每首都不一樣,有些是她寫好了詞給我,有些她寫得太多層次,我會告訴她然後她減少一些;有些則是我先寫好了音樂然後交給她。

Q:我很喜歡當中的歌曲〈Tragedy〉,旋律比較輕鬆,但當中的故事卻是傷感的。

N:我本已有「It's A Tragedy」這句在腦海中,然後她就寫出了這個故事,我們傾了一會,然後sarah想到的故事,而我非常喜歡,歌詞有些聽來像詩句一樣。

Q:當中歌曲如〈Flipside〉比較政治性,是世界上發生的事引發的靈感嗎?

N:我就像很多人一樣,在看新聞時會感到憤怒或傷心,近幾年發生很多事發生,相信你我都看到,有趣的是,因為有了社交媒體,大家對很多事的意識更強了,有時會更令人擔憂,能得知更多是好事,但也帶來了更多焦慮。

Q:在錄音時已打算將〈African Flower〉這首只有哼唱及著重色士風演奏,近乎純音樂的歌曲放在尾嗎?

N:在完成所有歌曲前是沒有作任何打算的,但放到最後的mood很適合,去為所有歌曲作一個總結,而且這首歌也比較長哩。

Q:要為這專輯的歌曲排序困難嗎?

N:我只肯定第一首和最後那一首是甚麼,然後只有將歌曲放著不同次序一直聽來揀選。

Q:這唱片錄製的時間長嗎?

N:只用了短時間呢,去年十月開始,錄了幾天session,然後是幾個月的後期製作。

Q:為何用當中歌曲名字《Day Breaks》作專輯名字?

N:我就是喜愛這,那跟所有東西都很匹配。

Q:對新專輯有什麼期望嗎?

N:我總希望我的音樂能在不同方面打動到大家。

Q:成為兩子之母後,對你的想法有所改變嗎?

N:我覺得很少的,沒有太大不同。不過他們有給我的啟發就是令我笑,他們實在好好玩呢。

cover
00:0000:00
播放列表

未有加入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