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華妝美服,最純粹的Lady Gaga

卸下華妝美服,最純粹的Lady Gaga

音樂愛情片《星夢情深》(A Star Is Born)在正式上畫前,已在多國的影展贏得海量好評,叫座力立時暴升。不過撇開影評讚譽不計,單是有美國樂壇天后Lady Gaga主演,足以令本片不容錯過。

當然Gaga的參與,並非單純的噱頭,樂迷及觀眾該早在美劇《美國怪談》(American Horror Story)的第五、六季,已領教過其出色演技,甚至一出馬便為此贏得金球獎視后寶座,實力非同小可

這次在新片中更可謂其本色演出:戲中她飾演無名唱作人,在放棄夢想之際,終於巧遇伯樂 –– 由導演兼男主角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飾演的資深音樂人。二人因音樂交心,甚至墮入愛河,卻在成功路上漸行漸遠。劇本在有意無意間,影射了Gaga成名前的挫折。

藝術薰陶

還記在08年,Gaga以出位形象橫空出世,憑多首大熱電音舞曲攻陷全球樂壇的霸氣姿態,卻甚少人提起、甚至知道,在成名前的她,經歷過一段不短的摸索及掙扎時期。

Lady Gaga本名Stefani Joanne Angelina Germanotta,自小在嚴格家庭教育下,已接觸音樂、藝術,家人甚至鼓勵她報讀藝術學院,追求音樂為事業。而她亦自十多歲起,不斷在校內、夜店等各式場合,演出音樂劇、演奏、組樂隊,累積演出經驗。

她甚至為了追求歌手夢輟學,更一度在06年,跟唱片廠牌Def Jam Recordings簽得一紙合約,在三個月後竟因路線不合問題,被公司方面主動解約,退居寫歌、唱demo、以至回歸夜店演出的生涯,直至真正以「Lady Gaga」的名義成名之前。

深厚功力

經過多番磨練,最終也靠實力走出平坦星途。多得她少年時代已接受歌唱,以至正統古典鋼琴教育(題外話是,她也曾在紐約一所演藝學校,學習方法演技長達十年),早已是根底非常紮實的唱作人,以至全能藝人,「在學習巴赫作品的過程,同時也是學習編寫流行曲的過程,正是講求如何張馳。」所以不論成名前後,Gaga不止為自己創作,也曾為Jennifer Lopez、Michael Bolton、Britney Spears等巨星獻歌。除了於舞台上的前衛形象,Gaga的驚人創作才華,當然也不容忽視。

純樸蹤跡

至於在《星夢情深》中,難得一見Lady Gaga更純粹的造型及曲風,或許不止是劇情需要,她從經典百變電音歌姬形象,漸漸卸下鉛華的作風,在近年也有跡可尋。先是在2014年,跟老牌爵士男聲Tony Bennett合作推出專輯《Cheek to Cheek》,一改潮流主導路線,翻唱多首爵士金曲及Big Band風傳統流行歌,傳統編曲正好讓她一展正統訓練所得的歌藝,令其表現贏得不少掌聲。

再到16年的《Joanne》大碟,大量加入結他主導,具鄉謠式編曲的選曲(以至她的現場表演也加入結他彈奏),風格上由華麗轉趨樸素。主打歌之一的〈Million Reasons〉,最代表這種純粹的風格,特別是歌詞提到她在追求愛情、名利時的努力,同時歷盡不安(I bow down to pray / I try to make the worst seem better),不過也沒放棄追尋(I've got a hundred million reasons to walk away / But baby, I just need one good one to stay),感情更加真摯。

唱出成名路

這回在《星夢情深》的原聲大碟中,Lady Gaga再次展露才華,跟Bradley Cooper、監製好友Mark Ronson等人,包辦大部份歌曲創作,以歌聲呼應劇情。

其中先行單曲〈Shallow〉,由Gaga及Bradley的演繹先聲奪人。慢板的編曲,由鄉謠的柔情,轉向流行搖滾式慷慨激昂。歌詞不止從對唱中,暗示二人戲中亦師、亦友、亦情人的關係(Tell me somethin', girl / Are you happy in this modern world? / Tell me something, boy / Aren't you tired tryin' to fill that void?),也講明要一同走出現況,潛入更深層次(I'm off the deep end, watch as I dive in / We're far from the shallow now)。不論是現在或成名前,大概都代表了Gaga對藝術生命的無止境探索。

所以儘管樂迷不必預測到,在《星夢情深》「鄉謠」過後的Lady Gaga,下一步會有什麼驚喜,至少可預期她對成名之路的體會,將繼續是其創作的重要主題之一。

cover
00:0000:00
播放列表

未有加入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