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又等,聽宋冬野的哲理

等了又等,聽宋冬野的哲理

等了又等,聽宋冬野的哲理

一個北京出生的胖子,加一枝木吉他,便等如宋冬野(冬野)-中國新民謠創作人。他的歌總呈現出對故鄉、回憶、愛的情感。音樂人多被掛上「浪蕩」的偏見,然而冬野並非一匹「野馬」。他不僅是個專一的已婚丈夫,更常在歌中展現出一種對故鄉的深厚之情(如〈關憶北〉指涉的正是北京)。他身軀粗獷,內心卻細膩如絲。他的詞具文學性,答謝樂迷更引用詩詞,一度獲得「魯迅文化獎」。他的樂迷多為文學青年,範圍涵蓋內地、香港,甚至台灣。他的歌多取材於日常:一些是他的觀察,一些是他個人感悟,一些是他友伴的故事。

最為人認識的歌應是〈董小姐〉,靈感來自跟友人一次的談天。「愛上一匹野馬/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淒美且有詩意的歌詞,正是他女性朋友董小姐的故事,誠摯的詞,配上他憨厚且低沈的歌聲,讓人異常難過,歌手陶子姐更形容這歌讓她想起初戀。聽他的歌,實很適合戴耳機聽。他的歌情感真實,容易掀動大家的情緒。在某次訪問中,他曾被問到寫歌的要訣,他一臉淡然地回答:「就很真實地寫歌記錄生活而已。」

對比〈董小姐〉,小編認為〈安和橋〉更代表冬野的音樂,帶有北京味道的民謠,深邃動人。冬野以「安河橋北」歌頌老家和緬懷與奶奶的回憶。這歌樂風蒼涼,Intro至Chorus也用中國鼓和馬頭琴演奏,彷彿在橋上朝向河流,憶起日子一去不回來。他說:「安河橋給了我人生中最珍貴的禮物。」他把童年都花在那地方,更重要的是奶奶也住在那邊,傷心時他也會跑回去,在河邊彈琴唱歌,吃奶奶做的飯。安和橋村拆了,他也把奶奶接到他家住,好一陣子二人相依為命。

這首歌寫在奶奶過世後,當中最觸動的歌詞是模仿奶奶的「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而那句歌詞後正進入Pre Chorus,突然奏起二胡,每一下拉奏情緒也被觸動著。他的歌總讓離鄕的人特別想家,特別想起家人。

自去年10月,冬野吸大麻被捕後,表現變低調,創作產量不如以往多,歌風頓時有所改變。事後他曾推出〈郭源潮〉,直至三星期前,他才再於社交平台上載了一段短短的音頻(正是新歌〈空港曲〉的其中一段),期待已久終有另一首新歌的消息。〈郭源潮〉推出後,被部分媒體形容為戒毒、悔改的歌,小編卻認為這說法實有點過氣,倒不如說成一首很有悟性的歌。這首歌所頓悟的東西,比上首還要好。僅是文案已很有禪意:「時而思量,凡事皆不過如此⋯⋯世界上再也沒有船⋯⋯兩群人都站在銹了的空港上,望著對岸,該和起多麼美的一首曲子」。如此一來,可見冬野煥然成豁達灑脫的音樂人。

值得注意的是,這歌是冬野首次負責編曲及製作,編曲卻出奇地帶有沈靜寂然之感。今次的樂風以古典音樂融合Post-rock。冬野的嗓音不規律地分布在歌曲裡,用低喃唱出禪意歌詞,當中也引用李白〈月下獨酌〉的典故(「可月色不過對影三人」)。

Intro、Verse是有關塵世中的煩惱,冬野僅用上了電吉他、電子合成器;直至Chorus,加入鼓、貝斯,甚至高音號。每唱一句,便伴奏高音號。從看不開,進入看開一切,當中「可藝術之王垂死於度量」,正在形容易他對藝術執念的看開,此時樂迷也隨而進入寂靜狀態。在歌詞「但願誰都不在意」後,即進入Inter,便由尺八主導,更添超脫味道。不難猜到,在被捕的日子裡,冬野沈思了很多有關生命的事。

冬野一生其實並不簡單,回顧其出生時因生病而做了僅有30%成功率的手術,到手術成功後被醫生診斷成「活不過18歲」,以及18歲生存下來,但卻因為理想揹著吉他離家出走。對比以往,他對生活上的憤怒,曾自言是一名「被夢遺棄的人」。現在的他直言不把自己的人生,看成傳奇,只希望抱以熱愛過每日。上年的事,雖然使冬野變得安靜,從鬱愁青年超脫到現在的成人,歌詞從直白到隱晦,然而這些改變並非壞事,冬野的成長,不論是哲理、音樂、文學上,都指向好的方面。當中不變的是,他依然不為他人而存在,誠實地寫歌。冬野的新碟,縱然至今仍未有新消息,但樂迷可耐心等待-未來於對岸的空港,冬野朝我們彈奏的下一首新歌吧。

cover
00:0000:00
播放列表

未有加入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