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的專輯We Are Born

We Are Born

Sia2010年6月21日 13 首歌
有關 We Are Born
Sia(音See-ah),中文譯名「思瓦」。一個陌生的名字,卻有着不可不聽的優美嗓音。《We Are Born》,2010年第四張錄音室專輯。

Sia,全名Sia Kate Isobelle Furler.生長在澳大利亞.父母均從事音樂工作,"I only owned 2 CDs: a Jackson 5 anthology and Jeff Buckley's Grace."SiA在真正從事音樂之前,她聽的音樂真的很少很少.因爲在和Zero 7一起巡迴演出之後,SiA才非常認真的去聽各種不同的音樂作品.
  
2004年1月12日在英國,Sia創作完成併發行了自己的第一張音樂專輯"Color the small one".專輯中最爲成功的作品有3首"Sunday" "Breath Me" "Don't Bring Me Down".
  
如果不認識SIA,那要是說Zero樂隊呢?Sia最早在zero裏的成員.
  
2004年英倫Trip-hop新貴樂團樂隊Zero 7藉首張專輯《Simple Things》中一鳴驚人,着迷於Zero 7音樂的同時,樂迷們也被其中一把懶洋洋卻又質感十足的女聲深深吸引。這把讓人驚豔的女聲來自年輕的澳大利亞女歌手Sia(Sia Furler ,Sia發音是See-ah)。Sia在Zero 7專輯中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慵懶,散漫着淡淡的爵士味道,由她獻聲演繹的“Destiny”和“Distractions”兩首曲目成爲了專輯的兩大亮點。隨着Zero 7和《Simple Things》在全球火速竄紅,Sia的聲音也被越來越多的樂迷所熟知。甚至還有樂評將她的歌聲與英國電子民謠天后蒂朵的放在一起比較,形容爲“你不能錯過的年度最酷的Down-Tempo人聲”。
  
其實Sia早在2001年就推出過一張充滿R&B流行氣味的處女專輯《Healing Is Difficult》,其中採樣了俄國作曲家普羅科菲耶夫芭蕾舞劇《羅密歐與朱麗葉》音樂片段的單曲“Taken For Granted”還打入了排行榜前十位,曾被一些樂評譽爲“將要崛起的R&B佳作”。從這些讚譽看來,似乎Sia的樂壇前路將會是一帆風順的,然而,之後她卻沉寂下來了。
  
男友的去世,把Sia的生命弄得一團糟,腦海裏的感覺攪成一塊。她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療傷,終於慢慢地從陰影中走了中走了出來,也開始重新思考往後的音樂路向。與Zero 7的合作不僅爲Sia帶來音樂生涯上的一個重要轉折,也對她的音樂重新定位產生了重大影響。Sia回憶道:“在我隨着Zero 7巡迴演出的旅途上,Zero 7的成員們經常向我談及很多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歌手,例如James Taylor、Nick Drake、Harry Nilsson、Randy Newman和Django Bates等等,我發現自己在聆聽音樂上的貧乏,於是我買了一部discman開始聽這些歌手的作品,這些音樂產生的巨大力量像颶風一樣頓時把我吹得暈頭轉向。”顯然,音樂上增加的閱歷讓Sia確定了她日後的音樂走向。她發現自己最喜愛的還是清新民謠的樂風,所以她在個人的第二張專輯《Colour The Small One》裏,決定迴歸自己在音樂上的本質,重拾自己最喜愛也是最適合她的清新、柔緩民謠曲風,不過她也在一般的清新民謠風格中加入了屬於她個人的音樂色彩,一種散發着淡淡憂鬱氣息的魔力,並將此刻劃成帶有她個人私密情感印記的音樂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