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登入

乾脆

那英2019年2月12日 9 首歌
有關 乾脆
幾年前,當那英加入福茂唱片公司推出《爲你朝思暮想》和《白天不懂夜的黑》遭遇市場敗績之後,國內不少幸災樂禍的樂評人以爲又找到了一個南橘北枳的活標本,不約而同地得出了“那英玩完了”的結論。但是《征服》的巨大成功卻令他們目瞪口呆,那英通過這一驚險的突圍證實自己是可以勝任哀怨的癡情 女子這一角色定位的,而《乾脆》則是這一定位的九九延續篇。

依然是由以袁惟仁和小柯爲首的幕後班底操刀製作,一望而知唱片公司希望沿着上張專輯的成功之路再創輝煌,而飛鳥涼的參與製作則多少顯示了該專輯的國際化野心。

專輯中最搶耳的歌曲當屬飛鳥涼作曲的“相見不如懷念”和袁惟仁作曲的“ 夢一場”。前者用跳躍MIDI節奏營造出一片故作輕鬆的氛圍,愛到盡頭覆水難收,優美的旋律下面隱藏着無盡的嘆息和難言的悲哀;後者與“征服”如出一 轍,袁惟仁那招牌式的悽清木吉他輕輕帶出了一股竭力壓抑卻揮之不去的自憐情緒,在“征服”中表現差強人意的那英終於在感情和技巧中找到了平衡點,演繹上把握得恰到好處。其餘的作品也不乏可圈可點之作,“等待”用R&B的編曲 消解了小柯作品中固有的爵士情結,竟意外地呈現出一種嫵媚的迷人風情;“毒 藥”那爵士風味十足的編配也頗見心思。但高曉鬆詞曲的“想念”就讓人扼腕嘆息,詭異的電子音效和躁動的電吉他給這首本應精彩的民謠作品披上了一層不倫不類的時尚外衣,讓人很容易聯想到某些中國優秀古典詩詞的蹩腳英譯本,這實 在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上張專輯打着“征服”的旗號卻講述了一個悲切的被征服的故事,這張專輯也依樣畫葫蘆地掛着羊頭賣了一回狗肉,十首歌講述了十個與“乾脆”兩字無關 的哀怨纏綿的愛情故事。世紀末盛行的種種或迷亂或張狂或頹廢的心態在那英的專輯裏蹤影全無,那英悠然自得地充當着臺灣式小女人的代言人。在被一羣新新人類的種種不知所謂的舞曲節奏弄得暈頭轉向之後,靜下心在那英乾淨的歌聲和優美的旋律之中慢慢回味,倒也不失爲一種享受。但是這種“過時”的傳統式的 癡情心態在這個崇尚新潮的快餐時代究竟能持續多久?也許答案就在下一張專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