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Editor:右稜

“If this were a film, we’d probably be American.”

有沒有想過此刻的我們,或只是存在於某部電影中?可能這便是英劇《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TEOTFW)忽爾風靡的原因:現實𥚃看似正常的人與事,在我們眼中看來極不正常;我們卻成別人眼中的怪胎。

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TEOTFW,一齣罕有的後現代(postmodern)劇集,故事怪異浪漫,僅僅8集(每集22分鐘),卻足夠讓人著迷。暴力、性、死亡,皆被披上幽默的外衣,拍攝力度點到即止。畫面、服裝、場景亦富有美感。故事講一對十七歲的情侶(James和Alyssa),從爸偷來的車作起點,互不相愛地展開一次公路旅行。中途,胡鬧地殺了外表正常但實際是性變態的教授,從此二人掛著殺人犯之名,進行不能回頭的亡路逃行。

在烘烘的火前的Alyssa,觀賞著車被燒掉,不由自主地呼出“If this were a film, we’d probably be American”。或許正如我們對現實世界的忖測。

To be mad in a deranged world is not madness. It’s sanity.

這齣劇集的改編是一次戲劇化的巧合。導演Jonathan Entwistle,在倫敦的某間漫畫店外,無意地發現了一張給撕下的紙——是Charles Forsman的同名圖像小說(TEOTFW)中的其中一頁。這齣劇集便因此誕生。

導演的選曲和配樂鋪排特別,復古的音樂,輕快的節奏,浪漫的情調,配上傷心的、殘忍的畫面,特別諷剌。全劇對白少,配樂多,把黑色幽默舖陳得一點也不突兀。配樂應記一功!

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教授闖進屋內意圖強暴Alyssa時,便突然響起一首60年代的浪漫情歌——〈I’m Sorry〉。全曲以弦樂作基調,飄逸輕鬆,與侵犯的畫面相映成趣。諷刺得很,當James為了保護她,錯手殺了教授,血濺四噴,配樂便播到“Love could be so cruel”。導演刻意利用配樂,作出詼諧的反諷。

或真如Alyssa爸爸所說,在瘋狂世界𥚃生氣是很理智,顯得正常才是不明智。那麼再多的傷心,也僅能用上更愉快的配樂。

成年人的青春

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作為公路旅途的休息站,James和Alyssa闖入了豪宅。二人偷喝酒、聽著老歌共舞。James閉著眼搖擺,可愛又浪漫。此刻James也真正卸下殺Alyssa的念頭。這𥚃播放的正是Hank Williams的〈Settin’ the Woods on Fire〉。

不難發現。這劇大量選用復古音樂,特別是受Doo-wop所影響的60s搖滾、藍調、靈魂樂。導演直言,當他讀Charles的原著時,腦海中便自然地浮現歌曲,並毋刻意挑選。他希望這是一部關於青春,且屬於成人的影集。而50至70年代的Doo-wop最為合適,跟成人回頭看青春,特別相像,帶著淡淡的悲傷。

其實哪有年輕人會為老歌搖擺,這無疑是把成人的回憶,置進在今天的年代。導演只不過是希望回個頭來紀念他曾經的青春。復古的濃度只是一次回顧。

Graham Coxon心中軟弱的一塊

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導演更邀來Graham Coxon為這劇製作原創配樂。Coxon原為Blur吉他手,向來低調的他,首次負責操刀原創配樂。

配樂用了他擅長的樂風,如Alternative rock、Indie rock等。單是介紹Alyssa,已用了不同的搖滾類。Alyssa給繼父佔便宜,播放的是soft rock;摔壞手機時,播放的是upbeat rock;離開同學時,配樂正是播放〈Angry Me〉。這首歌帶有Syd Barrett、Daniel Johnston的感覺,吉他效果器製作的微微噪音,正是她對世界的控訴。她的厭世,都是因為這個歪掉的世界。

一如以往的專輯,Graham Coxon著重聲音處理和吉他技巧。〈Walking All Day〉出現古典吉他常用的finger-style。〈The Beach〉用了吉他滑弦,配上海鷗的聲效。這次依小說而作的歌,不再是純粹的聲音處理,更富有畫面感。部分配樂加上他鍾情的Lo-fi粗糙質感,用在角色的內心獨白、幻想中,凸顯思緒的錯亂,如〈Saturday Night〉。

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其實,這配樂大碟與其個人形象貼近,甚至比他以往的solo專輯,顯得更緊密。〈In My Room〉,出現在James和Alyssa燒衣後,二人從火焰中無助地在草叢中走,響起吉他的撥弦和鼓聲(strum’n’drum)。描述的不僅是二人被拒於世界之外,亦不期然想起Coxon的背景:隱退樂團、低調生活。Endlessly thinking, working/In my room,或許是他內心深處,同樣有著面對世界時的軟弱。

The End of the World

這劇,荒謬地講述一個異端式的青春情愛故事。James十八歲的第一天,劇的最後一集,遭上警察的追捕。沙灘上、陽光下,他奔馳。後來槍聲一響,畫面全黑,音樂悠揚,獨白出現,故事便結束。

他的青春,隨著18歲,而死去。在成為一個不正常的大人時,他心裏那個美麗又怪誕的世界便要完結。

不正常的正常世界:《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James是否死去,是open ending。可以確定的是,至少在進入殘酷的成人世界前,他意外地修習了愛。

“I’ve just turned 18 and I understand what people mean to each other. ”

全碟聽:

Comment

Album default
00:00/00:00
(0)